12-10
用户: 密码:

经典语录

编辑:lxj     点击数:3093    发布时间: 2013-01-04

 

《老子》二则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人者有力,自强。知足者富,[1]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2],死而不亡者寿[3](三十三章)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4]善者不辩[5],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八十一章)

【注释】

[1]强行:有勤行的意思。

[2]这句是说,不离失根基的就能长久

[3]这句是说,身死而不被遗亡的是真正的长寿。

[4]信:诚实。美言:华美之言,即巧言。

[5]善者:行为良善的人,。辩:巧妙。

 

《论语》三则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1](《学而》)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2](《里仁》)

 

子路曰:“愿闻子[2]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3](《公冶长》)

【注释】

 [1]这句是说,君子起居不求安饱,做事敏捷,言语谨慎,向有道之人求教,以正是非,

这样就可以说是好学了.

[2]有德之人不会孤单,一定会有志同道合者来亲近他。邻:亲近。

 [3]子:对老师的尊称,这里指孔子。

[4]这句说,对老人要抚慰,对朋友要诚信,对少儿要关怀。

 

《孟子》一则

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1](《离娄上》)

【注释】

[1]恒言:常说的话。天下国家:天子有天下,公侯有国,大夫有家。本:根本,基础。身:自身。朱熹解释说,人们虽然常说天下国家,但未必知道此语言之有序,以下三句推而言之,即天下以国为根本,国以家为根本,而家以身为根本。这就是《大学》所谓“自天子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的缘故。

 

《大学》一则

    所谓治国必先齐[1]其家者,其家不可教[2]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孝者,所以事君也;悌者,所以事长也;慈者,所以使众也。[3]

【注释】

[1]齐:治理。

[2]教:教化,教育。全句三个“教”,均为此义。

[3]这句是说,君子在家里做到以孝事亲,以悌事兄,以慈待下,就可以给国人以启迪教育,知道对待君主、长官以及支配众人的方法。

 

 

《贞观政要》一则

 

贞观六年,太宗谓侍臣曰:“看古之帝王,有兴有衰,犹朝之有暮,皆为蔽其耳目,不知时政得失。忠正者不言,邪谄者日进,既不见过[1],所以至于灭亡。……天子者有道,则人推而为主;无道则人弃而不用,诚可畏也。”魏征对曰:“自古失国之主,皆为居安忘危,处理忘乱[2],所以不能长久。今陛下富有四海,内外清晏[3],能留心理道,常临深履薄[4],国家历数,自然灵长。臣又闻古语云: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陛下以为可畏,诚如圣旨。”

【解题】

本篇是唐贞观六年(632)时,太宗与魏征等言及国家兴亡之道的一段著名言论,选自《贞观政要》卷一。太宗认为,古之帝王,兴衰不常,皆因君王高居九重,耳目为臣下蒙弊,不知政治得失所致。魏征则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为喻,指出得民心者得天下,畏民心而保君位之理,即所谓“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尚书》)之旨。

【注释】

[1]过:过失。

[2]处理忘乱:居于治世,忘却了乱世。理:即治,因避高宗李治讳而改,下文“理道”即“治道”。

[3]清晏:太平安宁。

[4]临深履薄:即“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紧缩表达,指为人处事谨慎自励的意思。

[5]历数:朝代更替的次序。

 

现代语录六则

如果你想得到艺术的享受,你本身就必须是一个有艺术修养的人,如果你想感化别人,你本身就必须是一个能实际上鼓舞和推动别人前进的人。(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我们一定要给自己提出这样的任务:第一,是学习;第二,是学习;第三,还是学习。(列宁:《宁肯少些,但要好些》)

   

要使全体青年们懂得,我们的国家现在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改变这种状态,全靠青年和全体人民在几十年时间内,团结奋斗,有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富强的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而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辛勤劳动。(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由于对美好生活的强烈渴望,所以在青年人当中,常常可见到一些年青小伙子和姑娘,不善于珍重别人给他们争取来的东西;也可见到一些急躁的鹰,过早地幻想舒适的鸡窝。他们太急于要享用现在的成就,就不顾到将来,就不再努力巩固和加强我们美妙的、但还很艰苦的日子中的美好事物,而这事物却不是他们赢得来的。他们如果能够认识过去,就可以把这些毛病去掉。(高尔基:《论青年》)

 

本来,生命只有一次,对于谁都是宝贵的。但是,假使他的生命溶化在大众的里面,假使他天天在为这世界干些什么,那么,他总在生长,虽然衰老病死仍旧是逃避不了,然而他的事业——大众的事业是不死的,他会领略到“永久的青年”。(瞿秋白:《瞿秋白文集·儿时》)

 

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理想,这种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就在这种意义上,我从来不把安逸和快乐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爱因斯坦:《纪念爱因斯坦译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