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用户: 密码:

寂寞梨花情(时文选读九)

编辑:lxj     点击数:3033    发布时间: 2013-04-24

寂寞梨花情

 

春天,一场花的盛宴。春宴一词送给它最合适不过。你瞧,迎春开了,玉兰开;桃花开了,梨花开。春光灿烂,灿烂的是人间三月的天,四月的雨,还有春回大地的花。绿油油,白寂寂,黄灿灿,粉艳艳。春风暖人,春花醉人。

白玉兰抽出绿叶,红玉兰开。桃枝钻出叶,柳叶满枝头。花朵是春天的宠儿,赶着趟,你来我往,你去我回,生怕错过花期。春天是绿,是粉,是黄,是白……她最美丽,最朝气,最青春。

惆怅了白玉兰的凋零,伤感了桃花的短暂。猛然发现,忽如一夜的春风,吹开了千树万树的梨花。对梨花,一直没有热爱之心。远远地看,苍茫的白,惨淡淡。春天是绚烂的。这白,白得的确不像玉兰冰清玉洁,不像西府海棠高雅华贵。都说白,纯洁,干净。可梨花的白,白中似乎带着尘,轻轻一碰,白色的粉末轻舞飞扬。梨花,白的压抑,无奈,伤感。也许,是这白不够沉稳的原因吧。

傍晚,独自在河岸行走。河水绿如翡翠,在夕阳中缓缓流淌。喜欢水的绿,温婉中的软,柔得妩媚。岸上的柳在暖风中摇曳,同样的绿,不一样的是色,层次分明,浓淡相宜。再配上岸上的白,的确是不错的景致。

我寻了梨花而去。未到梨花前,已然望见了草地上的落英。白,指甲盖大小的花瓣,一个个散落在草坪上。草地白绿相间。驻足观望,哦,好大的一片梨花树。“梨花淡白柳深青”想着苏轼《东栏梨花》中的诗句。站在树下,隐秘的风飘来甜甜的梨花香。我望着这春天的花朵,这儿一簇,那儿一团,挂在树枝间。花朵娇嫩美丽。黑色的花蕊,丝一般支棱在花瓣中间。花瓣简直不可触碰。娇柔的花朵,哪里招架得住一阵春风。风柔,花瓣落,像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第一次走进梨花,第一次赏她,猛然发现,这花的确是个尤物。梨花带雨,用来形容漂亮女人哭泣的容颜,还真准确。

花瓣雨,是花瓣从空中凋零的飘逸之美。唯美的意境,充斥人们美好的遐想。在梨花园中漫步,在花瓣雨中行走,风吹梨花,花瓣纷飞,那才是雨。小,白,多,轻,柔,凉,密。那雨是伤感的哭泣。点点泪,滴滴情。

梨花是伤感的花。白居易曾用“一枝红艳露凝香”形容杨贵妃牡丹花容之美,而用“梨花一枝春带雨”描写她泪流满面,痛苦的心境。梨花,是等待,是别离。

刘方平在《春怨》中这样写道“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夕阳西下,落日黄昏,满窗的灿烂,是伊人归来的时候。然,只换来,金屋藏娇,独守空房,静守流年的寂寞。梨花的灿烂,还没有为他开,就老去了容颜。一首春怨,一声叹息,一帘寂寞。深宫中的女子,倚靠窗前,望日落,盼君来,想着心事,用丝绸的帕子,擦着泪滴。庭院深深深几许。院中的梨花开了,谢了,一年又一年。想的人儿至今还没有出现。深宫虽好,寂寞难耐,对于美若天仙的女子,不能不说是残酷的等待。后宫佳丽三千人,得到赏识,遥遥无期。地上凋零的哪里是花瓣,分明是女子破碎的心。

梨花的花语,纯真的爱,守候,分离。任何的花语都是人们根据花朵的秉性赋予。梨花的弱不禁风,赐予她爱的孤寂。“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春来,芳草萋萋,独上高楼,遥望远方,盼着远方的他归来。日日的思,夜夜的念。鸟鸣,惊了心,滴了泪。

一样的黄昏,一样的梨花,一样的寂寞,一样的守候,一样的春愁闺怨。中国古代的女子,就是这样,以寂寞之心,孤苦之意,守着忠贞。梨花,熬过漫长冬季,终于等到了春暖花开。盼来的却是等待,在等待中逝去了容颜。生命最光鲜的时候,浪费过去。叹漫长守候,叹深闺寂寞,叹容颜老去,叹远方的你,不知思念的浓。

梨花的轻,薄,像极了那些哀怨的女子,命是薄的,情是重的。难怪诗人笔下以梨花书写愁苦之情。元稹的妻,那个叫韦丛的女子,大家闺秀,守着元稹,放下千金之身,受尽尘世之苦。等待他与自己相守,安享流年。等来的却是病中,元稹与大他十一岁的薛涛诗词酬唱。那个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柳永的妻,十二年的婚姻,守了九年的寂寞。等来的是柳永在烟花柳巷与歌女一段段爱恋。湘灵,白居易一生深爱的女子,为他守着爱情,等来的是终身未嫁,孤独一生。

梨花的惨白,注定爱寂寞。花瓣薄如蝶翅,注定青春短暂,红颜易逝。梨花是深闺中的女子,等,盼,老了容颜,短了命。中国古代人物画中,无论是清朝的晓寒图,落花独立图,芭蕉仕女图,还是柳下佳人图,都是以孤独女人形象出现。寂寞中的女子,不是雨打梨花深闭门,就是梨花满地不开门。本以为,闭门不开,锁住了寂寞,实际不然。现实中的门易锁,心里的门难封,只留下凄凄惨惨戚戚,怎一个愁字了得。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暮春,绿肥红瘦,空山念远。人生的短,与其感叹,与其在外寻花问柳,倒不如赶赴家乡,怜惜那个为你守候,等待你的人。她的花容为你开,她的爱情为你守。她愿,执子之手与尔偕老。怜惜值得怜惜的人,不要让爱你的人等待,不要与疼你的人分离。相爱容易,相守难。守着你的女子,最值得你用生命爱一生。

在梨花树下行走,闻香,赏花,想人。蓝天下,梨花怒放。“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暮春时节,一场春宴,一年繁华,过眼云烟。人生能有多少这样最美的季节?(文/诗心静美)

 

 

想家

四十多年前,我上山下乡时刚刚十七岁,从省会的大城市来到农村,开始和同学们和老乡们一道下地干活,一天到晚叽叽嘎嘎打打闹闹的,虽然很累但是还是很快活,农村生活对于我们来说由新鲜好奇逐渐变得熟悉,又由熟悉开始感到枯燥和寂寞——常常想家,因为我们毕竟是是一群正在走向成熟的孩子。
    我们男同学很淘气,常常在劳动之余整点什么事。有一次我们抓来三只蛤蟆,这家伙和我们一样又唱又跳,没个老实气。我们只好用我们的洗脸盆把他们扣在里面,开始听到脸盆叮咚叮咚响,那是它们在跳跃,关在里面还不服呢!偶尔还在里面呱呱呱的叫,隔壁的女同学再喊:你们在地里没听够呀,还抓回家里听?!我们没搭那个茬,后来那蛤蟆就老老实实地没有声息了。第二天我们晌午收工回来,掀开脸盆一看,仨蛤蟆一只也没啦!我们就搞不懂,洗脸盆那么沉,它们是怎么出去的呢?铲地时,老乡告诉我们那蛤蟆会土遁,洗脸盆是压不住它们的。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蛙声,我想,它们一定回家了,听!还在高兴地唱呢。

    有一天上午下地干活,我们抓来一条长虫(也叫蛇),约有二尺半长,老乡说它的名叫野鸡脖子,有毒,蛇头后有一段红黑相间的花纹,很好看呢。我们在屋里的地上围观欣赏和挑逗一会儿后,找一块很平的地面,依旧用脸盆扣上,不过这一次我们搬来石头压在上面,等晚上我们收工要炖蛇肉开开荤呢!不料,我们回来后却发现,石头压着盆,可是盆下的蛇毫无踪迹。开荤事小,安全事大,男生宿舍开了锅,找了一溜十三招,连行李铺盖全翻了还是没找到,这可是条毒蛇又不是蛤蟆,吓死人了!女生们来找男生求援去她们那里找蛇,结果还是没找到。这场虚惊一直延续了好几天。老乡说,那蛇很神呢,它应该早就回自己的家了。

   
还有一次在田里铲地时,我抓到一只身上有棕色条纹的小鸟,老乡管它叫鹌鹑,抓它时老费劲了,在垄沟里乱串反应灵敏。回到青年点,不少同学都说烧了吃,尝尝鲜。我不同意,找来一个曾经装过肥皂的纸板包装箱,里面续上干草,侧面开一个四方天窗,用玻璃纸缝在天窗上,这就是窗户,还在四面扎了许多小孔,用作通气,最上面压上石头,这就是鹌鹑自己的了。我按照动物园里动物的简介在纸箱上用钢笔写上,鹌鹑,鸟类,体重2两,身长15厘米,黄色和棕色斑纹,产于辽宁新民县北三十公里,粮谷杂食,虽不能飞翔,但跑的很快。同学们闻讯都前来参观,都说在田里常常看见它,就是不好抓。有一天,轮到我做饭,我突发善心,捧着纸箱到外面给小鹌鹑嗮太阳,打开箱盖,它自然很高兴,总往上跳呀跳,但还是跳不出箱子外,我就放心回屋忙去了。当我再去时,鹌鹑已经不见了,我明白小鹌鹑它回家找妈妈去啦!
    晚上我躺在炕上,同学还在偷偷看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小说,煤油灯忽闪忽闪,有风吹进来,新建的青年点房子的竟然露了一块,可以看到星星。今天刮南风,远处隐隐约约听到火车的鸣笛声,火车驶向的远方那里有我的家,妈妈、爸爸、妹妹、弟弟呀,你们睡了吗?你们现在还好吗?我真的好想你们呀……(文/老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