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
用户: 密码:

听雨(时文选读十三)

编辑:lxj     点击数:3110    发布时间: 2013-06-05

不知从何时起,也不知是什麽原因,我竟渐渐有了听雨的爱好。当然,让人心惊胆颤的雨我是不爱听的。

每每下雨,一得空闲,我总会将自己关在屋里,静静地听雨。让自己的心和雨一次次默默地交流。

听雨的时候,我总会关上门窗,拉上窗帘,熄掉点灯,让自己处在一个幽暗静谧的世界里。这时,我会独自坐在窗前,慢慢地闭上眼睛,让我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滴答,滴答……”雨声敲打窗沿,紧跟着我心跳的节拍,一次又一次触动我的心灵,引领着我的心缓缓前行……

不同的时间,听雨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在清晨的时候听雨,这时的雨是清新的,她荡去了一夜的污浊之气,使人神清气爽,让我的一天在清新快乐中开始。黄昏时听雨是最闲适的了,这时劳作了一天的身心慢慢放松。随着雨声舒缓的节拍,我偶尔还会沉沉睡去。深夜,万籁俱寂,听到的雨声是最纯粹的了,这时候总会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有苦有甜,思念在脑海满溢,久久不会散去,甚至会进入我的梦里。

不同的季节,听到的雨是不同的。

春天的雨温温润润,像个纤柔的少女,婷婷袅袅,踩着轻盈的步伐款款而来。沙沙,沙沙……”听着这轻柔的脚步声,我仿佛已看到她深情如水的双眸,和那温柔可爱的笑容,也仿佛嗅到了她发间那诱人的花香。

夏天的雨像个任性的孩子,说来就来,说走即走。刚才还是烈日晴天,一转眼就变了脸,一阵滂沱大雨之后,就又对我们张开了笑脸。夏天的雨,我觉得他是一个淘气可爱的孩子。

秋天的雨是一个成熟的女子,在经历了春日的繁华,漫长酷暑的磨砺之后,日臻成熟了。这是的雨是金色的,红色的……在这个收获的季节里,在秋雨声中,我早已嗅到了醉人的果香。

冬天的雨是一个忧伤的女子,在这个季节里听雨,我总会想起往事,让我无限感伤,不过,我也常会沉醉其中,在我看来,有时忧伤也是一种美丽。

落叶,被忽视的爱

夕阳老去,西风渐紧。每当叶满窗棂,不由得还会感伤。

一年又一年,寒风掠过像刀割般刮着倒挂在树枝上的枯黄的叶子,枯叶摇摇欲坠。叶落了,秋就乘落叶来了。秋来了,人就随着秋痩了,随着秋愁了。

老树没有言语,但金黄的落叶没有哀怨,在空中划出翩翩的弧线,自此不再陷入情感的纠葛了。双眸凝视间道出了千般的留恋。在众多纷纷扬扬落下的枯叶中,它只是其中一枚,注定会被遗忘。

可是,谁能说落叶无情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样的爱恋。古树呀!你要怎样才会明白?

近日连绵的秋雨在心头笼上轻纱,朦胧了,心里却愈见清晰。不禁意的回首眼眶依旧会泛红。听惯了蜜语甜言,才发觉默默的爱,相比之下后者更令人动容。而我们却着实忽视了他的存在,只待到追忆时才恍得发觉有一种爱恋叫无言。

爱情中的沉默是对她的包容;亲情中的沉默是对她的体谅;友情中的沉默是对她的珍视,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无怨无悔,也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无私无闻。无言的爱有各自不同的表达方式,然而各异的表达,不只是为着其自身的心安,还应有着对她浓浓的爱意。也许没有侃侃而谈只剩平淡的对白,也许没有强烈的心跳只有善意的微笑,甚至蹉跎时光早已模糊了对她的记忆,却仍忘不掉两人擦肩的一丝心动。那刻起男主角静静的爱着女主角,每天送出一份礼物再装作偶遇相伴同行,同样的剧情来回上演,她没有迟疑而早已成为一种习惯。习惯每天收到礼物,习惯每天有人陪伴。童话没有结局,即使当年的人已远去而故事还在上演,只是主角换作你我。从相遇、相知、相恋,我们都在重复回味,因为,那里深藏了一份博大的却又若隐的爱叫无言。

有一种爱叫无言,我要迈着轻快的步伐,去重拾一个个忽视的友人,我要带着轻快的灵魂,去温暖一个个复苏的心灵,我要依着轻快的翅膀,去放飞一份份真挚的爱恋。

有一种爱叫无言,我愿是茫茫人海中不起眼的一粟,仍去追寻我的港埠。默默付出,你的身旁一直环绕着我的期望。相迎时,嘴角微扬掠过湖面,那一丝微笑代表一种亲和,即使没有说出,但眉眼间的千种风情已然荡漾我心。我愿化作石桥,任千年风吹,万年雨打,只为等候你经过后的回眸一笑,充实了我的心灵,充实了我的人生。

有一种爱叫无言,一生旨在奋进,而彻底遗忘了许多,如今只有满腹的衷肠,更与何人说?

转眼间便是深秋,此时叶落铺地,老树枝峭楞楞如鬼一般,在凄风中瑟瑟发抖,它已不再茂盛挺拔,一副老态招得路人溢出几份怜爱,而老树呢?不曾想过,曾经不以为然的几片落叶,而至今日却是多么珍贵。老树在寒风隆冬中,渐渐学着追忆,怀念逝去的微不足道的温存。

而落叶便是被遗忘的爱。(文/上官思琪)

 

家乡的香椿

母亲打电话来了,说院里的香椿已经采摘好了,等我回家去吃新鲜的香椿。母亲的电话,把我带到了遥远的童年时代。

我的家乡鲁西北平原,有一片片的香椿树,每年三月,是香椿采摘的最佳时期,拿满地的馨香,常常是我们流连忘返。民间有门前一株椿,春菜常不断雨前椿芽嫩无丝之说。

香椿树嫩芽被称为树上蔬菜,每年春季谷雨前后,香椿发的嫩芽可做成各种菜肴。它不仅营养丰富,且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香椿叶厚芽嫩,绿叶红边,犹如玛瑙、翡翠,香味浓郁,营养之丰富远高于其它蔬菜,为宴宾之名贵佳肴。香椿炒鸡蛋、拌嫩香椿芽、腌香椿都是宴席上常见且深受人们喜爱的佳品。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家中若有一株椿树,便省却许多为待客人无菜可食的烦恼。

家乡有栽种香椿的传统和喜好。房前屋后,田头地角,沟上坎下,随处可见大小高矮不一的香椿树。每年春天,香椿树嫩芽盈枝之时,就到了掰香椿芽的时节。旭日初升,树叶上还挂着露珠,心急的男孩子们,不等晨露消散,将攀爬椿树当作比武场,一声吆喝,个个如猴子一般攀爬上树,或两腿一盘附在树干上,或干脆站树杈上,或手执着挠钩,或手握着竹竿,只就椿芽上一钩或一按,椿芽便如一支力竭的箭镞,倏然落下。树下呢,则有不会爬树的小伙伴仰望,见有椿树芽落下,张开双手奔来跑去忙着迎接,生怕椿芽落在了地上。中午的饭桌上,便多了一盘时鲜的菜肴,绿绿的,香香的,诱着人的胃口。不到一周,田野上的香椿便被孩子们掰完了,原来在风中摇头晃脑,生机勃勃的香椿树,立刻显得光秃秃的。不过,不用担心,未等几日,这些树上就会重新长出椿芽,香椿是越掰越旺。

香椿芽以清明前后采撷最为鲜嫩合宜,过了谷雨,芽老而梗中多丝,不宜食。香椿在开水锅里稍煎,切丁加盐,与豆腐丁相拌,浇入陈醋,清油炝了凉调,是春天上好的佐菜。亦可同鸡蛋热炒,蛋香跟菜香和在一起,闻一闻都解馋。香椿切碎撒上盐巴、花椒淹了,可储藏到夏、秋,吃时加醋滴香油,味仍然极鲜。

香椿性凉,味苦平;入肺、胃、大肠经。不仅富含营养,而且还具药理价值,有食疗作用。《本草纲目》中说:白秃不生发,取椿、桃、楸叶心捣汁,频之。春天多食香椿,还可清热解毒,健胃理气,润肤明目,真是口福、健身两全其美。

我家的后院里有两棵香椿树,一棵有水桶般粗,一棵仅有茶杯口那么粗细。幼年,每到掰香椿时节,我便瞄上了家中的这两棵香椿树。一到野香椿采完,我就打上了它们的主意。但是,祖父严禁我掰小树上的香椿,他说那棵树正在"长树",经不住攀折,这样,我便只好掰大树上的香椿了。这棵大椿树靠院墙而生,长到两丈,分作两杈,然后又向上发展。每次掰椿芽,我都坐在分杈上,用挠钩钩。祖父呢,在树下捡。我一般不一次性采完,只掰够一顿吃的就罢手。这样,整个春天里,我们就有吃不完的香椿。

春天里暖暖的日光一舒展,饭桌上的新鲜蔬菜就招招摇摇地多了起来,马兰头、嫩荠菜吃遍了,那滋味独特沁香诱人的香椿,又怎么可以忘了尝鲜呢。此时的香椿是极香的,这个季节的香椿头,色泽嫩绿,叶尖带着玛瑙红,味浓郁浑香,没有比这更适合炒鸡蛋的了。

那个时候,母亲的厨房古朴而温热。小半勺油浇进灶上的锅,母亲迅速在粗壮的木头砧板上剁着香椿,一边剁着,香味就争先恐后地喷薄出来。香椿剁得越细碎,香味越浓厚。一个一个鸡蛋滚到碗里,红彤彤,暖洋洋,筷子拌着盐粒,当当地撞击着碗瓷。

炒鸡蛋是多么简单的家常菜,可是一年里并不多产的香椿让它在这一刻也变得弥足珍贵。母亲把香椿末悉数划进蛋液中,她不断地检查着,连砧板上、刀背上、手指缝里的叶末都不遗漏。这时锅里的热油已开始微微冒着热气,午饭的气氛也随之升了起来。伴随着的一声,青绿色的蛋液迅速弥漫,凝固,卷起稍稍焦黄的边缘。有时母亲会翻动铲勺,把它们无情地打碎,有时她又会随心情让它们凝成一整张蛋饼。不过不管怎样,都是极美味的。因为这种别样的香味,是任谁都抵挡不了的。

长大后,离开了家乡,走南闯北,吃过很多的风味小吃,但最难忘的还是家乡香椿炒鸡蛋,每当看到鲜艳欲滴的香椿,闻到它那沁人心脾的馨香,就情不自禁地想起那长在春天的嫩芽,想起那像花瓣一样的春蹦蹦,心里就缠绵的不行,那些童年的春天,那些亲人,那些乡亲,都会一一向我走来。家里的人不管谁来我居住的小城,都会给我带一些香椿芽过来,也算是聊慰乡思吧。 

 

家乡的榆钱儿

又到了榆钱儿挂满树枝的季节,看一串串苍翠欲滴的榆钱儿,把我又带到了遥远的孩提时代。

阳春三月麦苗鲜,童子携筐摘榆钱。榆钱儿也叫榆荚,是榆树的种子,绿色、片状,中间鼓出来,边缘处薄薄的,嫩绿扁圆,一分钱大小,因为它酷似古代麻钱儿,故名榆钱儿。

榆钱儿脆甜绵软,清香爽口,又因它与余钱谐音,寓意着吉祥富足,中间鼓出来,边缘处薄薄的,嫩绿扁圆,有点像缩小版的铜钱,故而得名。

当春风吹来第一缕绿色,金黄的榆钱就一串串地缀满了枝头,人们会趁鲜嫩采摘下来,做成各种美味佳肴。唐施肩吾《戏咏榆荚》:风吹榆钱落如雨,绕林绕屋来不住。知尔不堪还酒家,漫教夷甫无行处。宋苏轼《榆》:我行汴堤上,厌见榆阴绿。千株不盈亩,斩伐同一束。及居幽囚中,亦复见此木。清陈维崧。《河传弟九体·榆钱》:荡漾,谁傍?轻如蝶翅,小于钱样。抛家离井若为怜?凄然。江东落絮天。历史传说。据《尔雅》记载,榆皮(榆白枌)荒岁农人食之以当粮,不损人。嘉佑年中,过丰,沛,人缺食,乡民多食此(榆皮)。

关于榆钱儿的记忆,除了快乐还是快乐!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各种树木在春风的抚摸下,竞相吐翠。榆树在这个季节里,结出了一串串的榆钱儿,翠绿欲滴。一串串的榆钱,在那艰难的岁月,于是就成了人们的盘中餐。

榆树初开始,满树的枝条先是缠上了褐红色的毛绒线,不几日枝条上又爬满了绿毛虫似的,再后满树似长满了一棒棒玉棍儿,稍有微风吹来,整个儿树都颤微微地,似乎承受不了如此的重负,远远望去,整个榆树就像碧玉装扮成的玉树。

暮春三月,正是榆钱绽放的时节,所谓春尽榆钱堆狭路。这个季节,很多树的枝条间叶还未发,榆树竟先开出花来。榆树枝头先是隐约的紫色花苞,密密的,小小的,待到能看清它模样时,已是满枝新绿,一簇簇浅绿色的榆钱,圆圆碎碎、绿绿嫩嫩。榆钱边缘处薄薄的,中间鼓出来,真的像缩小了的铜钱。

榆钱儿很好吃,可以生吃,嫩嫩的,甜甜的,带着些微的青气。小时候,我们家前屋后有许多榆树。初春,天气刚刚有了些暖意,桃花、杏花还没有落尽,榆树枝头已经长满了褐色的小花苞,密密的,小小的,象极了高梁米。没几天已经满枝新绿,一嘟噜一嘟噜串成串,圆圆碎碎绿绿嫩嫩。这时候捋下来,是最好吃的。

钱儿不但好看,而且还好吃。每当榆钱儿在春天的抚慰下肆意成长的当口,我们这些土生土长在乡下、有着大东北一般野性的孩子,便会在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爬到树干上,看准一枝结得大而多、一嘟噜一嘟噜摇摆的榆钱儿,毫不留情地折下来,然后哧溜一下滑下来,躲到暖暖的屋檐下,一片一片地摘下诱人的香味,细细地品味着大自然无私的馈赠。

每年春天榆钱儿最鲜嫩的时日,我们在母亲的注视下,提这个小篮子,猴儿般爬上树,把篮子挂在枝头,先迫不及待地捋一把塞进嘴里,满齿唇香。我们沐着朝阳迎着微风,爬到树杈最高处,找个榆钱儿最多最厚最嫩的地方,把篮子挂在粗一些的枝干上,然后或坐或骑或蹲,在榆树之中穿梭。

待到篮子里满的再也装不下去了,我们才会恋恋不舍得从树上一步步挪下来。母亲坐在温暖的屋檐下,安详地精心的挑拣我们的收获。

榆钱儿除了生吃,还能与其它各种杂粮搅和在一起,做出很多种美味佳肴。比如榆钱儿蒸饭、榆钱儿大饼、榆钱儿熬粥、榆钱儿炸酱,等等。而每一种佳肴,都有各自的滋味,细细地品起来,都能品出乡村最自然的味道。

把筐里的榆钱儿收拾好,母亲就拿出一个大盆,用清水洗上几遍,捞出来放到盖帘上,让残余的水慢慢地流干。这当口,母亲已经把灶膛里的柴草点燃,大铁锅里已经烧上了水。然后,母亲取出玉米面,放上适量的水搅拌,不稀不干,恰到好处。

待大铁锅里的水冒出热气的时候,母亲就把一个大大的用来蒸豆包用的漏帘放到锅里,再在上面铺上一块大大的纱布。尔后,把玉米面均匀地撒在上面。最后,再把已经沥干的榆钱儿均匀地撒到玉米面上,再往上面撒一些盐巴。这些都做完,母亲就用她那潇洒的动作,把锅盖得严严实实起来。

灶膛里的火越烧越旺。一股股热气顺着锅沿的缝隙钻出来,夹杂着诱人的香味,惹得我们使劲地吸着鼻子,口水早就顺着不争气的嘴角流下来了。

二十分钟左右,一锅香甜可口的榆钱儿哺了便出笼了。母亲打开锅盖的瞬间,一屋子的香气便弥漫开来。这时候,我们这些子女每个人的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个大碗,还没等母亲盛满,便抢过来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整个房间,甚至整个院子里,都飘着榆钱儿哺了浓浓的香甜!那是人间最真实、最原始、最幸福的味道!

如今,我已经离开故乡好多年了。每到春暖花开的时节,我的心思便会飞回那久别的家园。特别是在物欲越来越纷杂的时代,我很想再一次回归故里,并亲手折一枝榆条,美美地吃上一次香甜的榆钱儿啊!

今年清明节,远离家乡的我回到老家,还专程去村头看望了那棵大榆树,它还是一样的枝繁叶茂,一样的遒劲挺拔。抚摸着它那久经沧桑龟裂不堪的树皮,一种难以名状的酸楚骤然间袭上心头,我仿佛看见母亲正招呼我接我摘下的榆钱,或是她正精心做榆钱饭的情景。我俯身捡了一把散落的榆钱,小心翼翼地托在手心,贪婪地吮吸那股清新的香气,那小小的榆钱儿,已经植根于我的记忆深处,牢牢地扎下了与故乡生脉相连的根……(文/高山流水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