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用户: 密码:

闲来垂钓碧溪上(时文选读十四)

编辑:lxj     点击数:3007    发布时间: 2013-06-26

故乡的水

    在南方长大的我,自然特别喜欢水。儿时喜欢去小溪踩水,溅起串串水珠把笑写在脸上。去摸螺丝、采菱角,也少不得到河里玩水游泳。

    成年后我喜欢去看水。看浩瀚的海水,奔腾的黄河,清澈的闽江,静流的漓江。每次看水都有着不同的感觉,或心潮澎湃,或心静坦然。

    从小在外面长大的我对故乡了解甚少,自然谈不上有很深的情感。随着年纪的逐渐增长,便有了想去了解故乡亲近故乡的愿望。尤其父母叶落归根后使我对故乡更增添一丝眷恋,思念之情常常涌现。今年清明节我们兄弟姊妹回到了故乡去祭拜父母,在那里让我感受到浓烈的乡情,了解到故乡的点滴,对故乡的水充满好奇。

    我的故乡在浙江东阳,那是个青山环抱,碧水环绕的地方。在我的故乡有一座横锦水库建于20世纪60年代,由一条近80公里长的干渠与10个乡镇的灌区连接,灌区设立了一个面积达2万亩的国家级节水农业示范基地。如今只要阀门一拧,水就流到田头。各村都设有分渠引水进村,展现村村渠水相连,户户渠水绕屋的靓丽风景。2000年底,义乌市一次性出资2亿元,购买东阳横锦水库每年4999.9万立方米水的使用权。此举被誉为国内首例跨城市水权交易。从此,故乡的水流进了义乌市的千家万户。

    走进村庄映入眼帘的是喜人、爱人的潺潺流水。村子里显得十分干净与宁静,清一色的水泥地面偶尔留着青石板的痕迹,被水冲洗得没有一点多余之物。家家户户门前屋后流淌着渠水,水便是这儿的特色。故乡的水有灵性,是奔流不息的活水,是水库开闸的环保水,清澈没有污染。我情不自禁地把手放进渠水中想抓住她,柔滑滑,清凉凉的她笑着一轱辘地跑开了。我真不知故乡的水却是这么的顽皮,这么的讨人喜欢。绕着村子走一圈,见得最多的是这故乡的水。水环绕着整个村子,使这里充满了灵秀。

    走进一户村民的院子,院子很大,内设小桥流水,假山喷水池很有小江南的韵味。院子的主人告诉我,院子里的水都是活水,从地下设管把渠水引进循环流动后再排出。这使我想起,去年在苏州看小桥流水,景色很美,水,比起我故乡的水那可就逊色多了。

    沿着水流的上方去寻找她的源头。我看到一条水龙匍匐在山边休憩,她那样静静地、缓缓地流淌着,流淌着……犹如纯净的少女绽放着她无限的静美,无限的柔情。让我为之感动,为之兴奋。故乡的水竟是如此的有灵性,我心头热了,燃起游子归乡的激动与感慨。

    爬上山坡透过树丛向远望去,故乡的水在山与树之间时隐时现,映着灿烂的朝霞像浮动的彩缎漂浮在我的眼前。水和着油菜花谐美地张扬着,生动的色彩勾勒出最绚丽的人间四月。

    故乡的水是有色彩的。她应该是什么色彩?是碧绿、还是纯白?碧绿和纯白是水的共性色彩,故乡的水除了共性之外有她独特的色彩,那就是故乡人生活的色彩---火红。

    故乡的水是有温度的。她应该是什么温度?50度还是100度?这个温度需要用心去感受,用情去体验。在我的身体里已渐渐感受到她的灼热。

    故乡,我不能不爱你!

    故乡的水,我不能不亲你!

你是我心底永远的眷恋!(文/月下小仙)

 

 

闲来垂钓碧溪上

兴致盎然、心旷神怡的我,端坐在长长的堤岸上,抛出钓钩,手执长竿,悠来闲去地开始了垂钓。阳光酷似烈火,铺天盖地从天而降,但我宁愿将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由大汗横流,痛快淋漓。

大凡独处一室者,时间久了,就特别容易无端生出些是非,而那些在阴暗的角落里殚精竭虑、搜肠刮肚、苦苦思索出来的所谓事儿,往往利己者多,损人者多。长此以往,稍不留神,弄出些神经衰弱也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觉得,垂钓必不同于独处一室,不遮不掩、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为妙,就像我们的为人处事。

人生在世,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在垂钓。但境遇不同,追求各异,垂钓的人生经历也迥然不同。有人钓功名利禄,有人钓清风明月,有人钓香车宝马,有人钓市井生活……何种高尚,何种卑微,只有垂钓者自知。

抛出钓钩的瞬间,我就后悔不迭,因为我在钓钩上放上了钓铒。钓铒是一种可怕的诱惑,那些饥肠辘辘到处觅食的鱼儿,大概是经不起这种温柔而又致命的东西引诱的,正像我们千奇百怪的人类一样。人性的弱点就是所谓的欲望,有了这样或那样的诸多欲望,就会身不由己地陷入污浊和泥淖中,轻者丧失自我,重者百毒缠身。高明的鱼儿,视钓铒如无物,永不吞食钓钩,在溪中自由畅游,永远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没有钓铒又会如何?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没有钓铒,还能钓出无穷无尽的功名利禄,一来知其钓术高明,二者可见其阴险之至。环视天下,此类沽名钓誉者还少吗?那些达官贵人,稳坐中军帐,巧摆迷魂阵,施展空城计,只见名呀利呀如万马奔腾遮天蔽日匝地而来,你就是挡也挡不住。时势如此,这断断怨不得几千年前做下罪孽的姜子牙!

溪水清澈,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按常理,水至清则无鱼,可偏偏此处各种鱼儿挤挤挨挨,似脱缰的野马在水中东游西荡,自由自在。只是,它们已经看清悬于头项的利器钓钩,远远地躲开避去,生怕中了钓者的奸计。要想钓到大鱼,必须要把清水搅浑。尽管生活的环境中擅长此道者比比皆是,可我就是没有学到半点精髓,于是只能望兴叹,竟为那些浪迹社会以搅浑水为生计者生出无限的感喟。

我注定难以钓到溪流中的鱼儿,这里的各色鱼等已经一天天变得狡猾而势利。游于水中,它们张大惊奇的眼睛盯视着这个日新月异、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鱼铒在升级,钓竿在金贵,钓者穿金戴银,名车香女相伴,这真让它们瞠目结舌。也许是鱼界不成文的约定,有些稀世的名鱼,是非得身价过亿的钓者才肯上钩!

如此说来,我的这次垂钓可能要空手而归,放下去的是钓铒,拉上来的还是钓铒;放下去的是鱼竿,拉上来的是长长的钓线。我生出无限的懊恼,期待着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上,有一条属于我的鱼儿。

溪上的垂钓者渐渐多起来,稳如泰山的老者,志得意满的中年人,不谙世事的红男绿女……大家一律默无作声,都在期盼着那些愚蠢的鱼儿会悄然上钩,然后被扑扑剌剌地钓进鱼篓……

忽然生出别样的感觉,我坐在溪上垂钓,那些水里的鱼儿会不会也正在垂钓我?这种想法一出,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倘若如此,此时此地,此情此景,那些溪流中的游鱼儿不正在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地垂钓着溪岸上的人们?老谋深算的长者必不中计,忘乎所以的中年人就难说了,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中其圈套势在必行,而那些稚气未退的孩童深受其害也在情理之中。而坐在阳光下焦头烂额的我呢?

不,但愿溪水里鱼儿的世界充满阳光,没有人世间的尔虞我诈、损人利己和蝇营狗苟,鱼与鱼之间互敬互爱,和谐自然,到处充满温暖、美好和幸福。倘若如此,人的世界也将会绽放出朵朵艳丽的彩霞。

云生天际,半盏茶工夫,风吹雨至,众多的垂钓者如临大敌,急急逃窜,刹那间如鸟兽散。我独坐堤岸,顺势抛出长长的钓竿,去钓那尾属于我的鱼儿。

雨大水深,溪水暴溢,那些囚禁在水中的鱼儿终于冲出束缚了千载的牢笼,沿着水流的方向,逍遥而去,身后漾起层层涟漪,与雨点落入水中生出的无数金圈相糅合,在天地间幻化出一幅又一幅精美的图案。

我是水中飞翔的鱼儿,还是鱼儿是大惑不解的我?在汪洋恣肆、汹涌澎湃、酣畅淋漓的大雨中,我从从容容地收起长长的钓竿,模模糊糊地思考着这个令人愁肠百结的问题……(文/孙守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