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用户: 密码:

孩子,我等你慢慢长大

编辑:教导处     点击数:1820    发布时间: 2015-11-10

湖北省宜昌市第十五中学罗红珍

“罗老师,您到教室去一下”,九年级了,某一天班长很不好意思的来到办公室低声的跟我说。我抬起头问道:是谁?“还不是屈同学我起身走出办公室又问道:为什么事情?班长回答:其实事情很小,屈一闹就大了。我忍住火气缓步走向教室把屈同学带到办公室。这一次我5分钟没有理他,中午放学了,他焦急的抬头看了几次墙上的钟,我仍然没有理睬。“老师,我错了”这是第一次屈同学主动认错,我抬起头,他不好意思的笑了。

说起我班上的屈同学,就是‘叫鸡公’他刚进校时,小小的个子,嗓门却很大,坐不住,喜欢笑、喜欢闹,注意力集中不了10分钟。最要命的是他性格暴躁、脾气倔,听不得批评指责的话。只要说他的不是他就像一只好斗的公鸡,浑身的毛都竖立起来,一副和人打架拼命的样子,让人看了又好气又好笑。

七年级最严重的一次是他和另外三位同学发生矛盾后,我把三位同学的家长请到学校一起解决问题。其他两位同学家长也很配合,学生态度也很诚恳的认了错,本以为屈同学也会和他们一样认错,事情可以圆满的解决。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办公室的所有老师都吃了一惊。屈同学的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于是就把他托付给姑姑照看,因此这次来学校的自然是他姑姑。我把他和同学发生的矛盾说了一遍,又把其他同学的认识读了一遍,希望他能认识自己的错误。屈同学的姑妈也非常自然的批评到:你不应该动手打人。“你又不是我妈,你凭什么管我?我要你滚”屈同学一边哭泣一边喊叫。而他姑姑也大声的说:你爸爸把你托付给我,我不仅可以管你而且还可以打你。“你打你打,看我打不死你”屈同学更是口无遮拦的大喊着。屈同学你要冷静哟,这是你姑姑可不能乱说哟……老师们纷纷劝解。让他发泄一会儿,我一看屈同学的情绪非常激动,也让他姑姑先走了。过了一会我问:屈同学,你不喜欢你姑姑吗?“不是”。那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见,我立即说。孩子我懂了,你那颗渴望父母都能在你身边的柔软的心,多么渴望此时在自己身边的是爸爸妈妈,我不能从你刚才的一句话,刚刚做过的事就来评判你坏,就凭你好不犹豫的说出不是不喜欢姑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个世界,凡有爱的事情都好办一点,怕的是恨,不是爱”作为一名老师,一位成年人,只要能静下心来也会听到学生的真实想法,多给学生一点耐心和宽容,他也能接受老师的教育和批评。我想起台湾作家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的把这个蝴蝶结扎好,孩子,慢慢来,慢慢来!”

“屈同学怎么变得这么乖了,屈同学变帅了!屈同学懂礼貌啦!”八年级开学,认识屈同学的老师纷纷跟我聊起屈同学。是啊,从那次爆发以后屈同学“消身匿迹”了好久,这学期他爸妈也回到了宜昌,有了父母的关心,屈同学从头到脚都是新气象。正当我暗暗高兴“这个刺头终于没刺了”。“罗老师,快去音乐教室,屈同学和杨老师顶起来了!他还骂杨老师。”我一听,就明白屈同学的情绪又失控了。“我就是管电脑钥匙的,他凭什么不让我动电脑”屈同学气呼呼的大声说着,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那你说说老师为什么不让你动”“因为我平时上课总不听老师的,老师认为我没有资格”。“那你认为你有资格吗?”长时间的沉默,我知道屈同学对自己多少还是有一点认识的。“老师对你的不信任不是他故意的,而是你长期不良的行为造成的恶果,你好好想想吧!”“罗老师让你管白板是对你的信任,总的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所以无论期间你犯了任何过失我都没把钥匙收回,也正是基于对你的宽容和信任,你现在的行为让我很失望!”我极力忍住心中的埋怨望着屈同学,长久的沉默之后,我问道:你认为该怎么办?“我去找老师认错。”这次“轰轰烈烈”的事件在屈同学和他妈妈诚恳的道歉之后结束了。同时也让我明白这个孩子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宽容和激励,慢慢的等待他的成长。路要一步一步的走,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没有人能直接长大,然而我多么希望他的成长少付出一些代价。

原以为这次大事件以后屈同学会来个彻底的大改变,虽然在一段时间里他有了极多的改变,当然有时他还是坐不住,不时有老师反映他的情况,然而总体是优点多于缺点。我还没高兴多久,意料之中的事又发生了。“已经九年级了,过去犯的错我们都还有挽回的机会,你从中汲取了多少教训呢?”……“我自己去找老师,我一定要让老师原谅我”“我给你找一位同学监督你,提醒你,在你爆发之前制止你。”“好,我自己先找”看着屈同学羞愧的样子,我知道他又长大了。

“等你慢慢长大“不是对要教育的孩子的束手无策,不是弃之不顾,而是一场拉锯战,一次马拉松。老师可以创设他慢慢长大的环境,如老师的宽容,同学的帮助,积极向上的班风等。而我在等待的过程中需要练体力,提高教育水平,学习更多的斗智斗勇的方法,我作为老师不是被动地,无奈的。而是积极的可控的,我也在于他的较量中修炼了内功,慢慢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