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用户: 密码:

多出来的“第八组”

编辑:教导处     点击数:2323    发布时间: 2015-11-10

湖北省宜昌市第十五中学     廖茹玲

在班级管理工作中,分组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它涉及到团队捆绑、势均力敌、精诚合作、奋起直追、永不放弃等诸多团队教育理念。

今秋又到分组时,按照惯例,我只需要宣布各组的“带头大哥”,再由他们“各立山头,招兵买马”。没想到组长选人的第二天,就出了问题。班长来告诉我,今年的组分不下去了,因为突然多出来了个“第八组”。

“怎么回事?我们班不是只有七个组吗?”我十分疑惑。

“是几个五号或六号同学自己成立的,他们不愿意跟着我们这几个组长了。”班长如是回答道。

“有哪几个人?”

“陈陈、阿杰、小伟、小锦、木木、小四、觉哥。”

呵,清一色的男生,清一色的学渣,不知道这是由来已久的愤怒,还是想要公开向班级宣战?看来,不谈是不行的。可是怎么谈才最有效呢?“擒贼先擒王”。

我要班长跟把“第八组”的组长叫来。没想到过了很长时间,班长却带来了两个——陈陈和阿杰。我先问班长为什么去了那么久,她说因为虽有七个人,却谁都不愿意以组长的身份来见我,商量了半天,他们俩才决定一起来。

不敢来,可见还是心虚的,两人一起来,明显是想相互壮胆。看来,心里还是害怕的,也不是想公开宣战的。有了这个底,事情应该就好办多了。

班长离开后,我让他们俩坐下来,可是阿杰不肯坐,他僵着脑袋,望着别处,冷冷地说:“老师,你要批评就直说吧。我就站着听。”

“可是你本来就那么高,我站着都要仰视你,何况坐着?你这样,让我的批评没有气势呀!”我开玩笑道。

他不知该怎么回答,缓缓地坐了下来。陈陈也挨着他坐了。

“为什么想成立第八组?说说你们的理由。”我直入主题。

“因为在那些组里,我们这些人就是个摆设,没有任何作用。还有,那几个组长总是喜欢颐指气使的,他们不就是学习比我们好点,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成绩差怎么了?学渣也有学渣的尊严。”还是阿杰在回答。

“还有补充的吗?”我问陈陈。

他笑了笑,摇了摇头。仿佛自己只是来陪着阿杰的。但我发现,阿杰每说一句话,都要看看陈陈。这让我不清楚他们俩谁是头。

“那你们俩谁是组长呢?”

这一次,他们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对方。然后相视笑了笑,阿杰说:“陈陈,你不要推辞了,就是你来当组长。我们都听你的。”陈陈不置可否,只是笑。

“好,现在让我来回答你的问题。首先,无论是谁都是有尊严的,所以我支持你们为尊严而战。那么首先请说说让你们感到尊严受损的事情。其次,你们对哪个组长有意见,可以向我或是组长本人提出来,只要事情属实,我让组长给你们道歉。同时,组长和组员是双向选择的,你完全可以选择你不喜欢的组长。第三,你们在组里为什么没有任何作用?除了别人的问题,有没有自身的原因?”针对阿杰的回答,我提出了这三个问题,也表明了我的立场。

他们俩一愣,然后小声嘀咕了一会儿,就由陈陈说:“具体的事例不好说,在小组合作学习中,我们一开始也还是想积极参与,但后来发现不会的知识越来越多了,不能给组里挣分,大家就开始嫌弃,慢慢地自己也就干脆放弃了。组长看我们这样,就更加不愿意惹我们了。所以也不存在对谁有意见。”

这个分析应该是比较客观的,也就是说,这几个孩子一开始也还是想努力的,只是学习基础太差,又缺乏毅力,所以积累到现在就由“个人缺点”演变成了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

“如果第八组成立,那么每周的小组算分中,你们组大概能排在第几呢?”我以退为进地发问。

“那肯定是倒数第一了。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们俩齐声说。

“那我想问,如此一来,成立第八组的意义何在?仅仅是为了不被组里原来的那几个人嫌弃和歧视,而来抱成一团被全班歧视吗?”我进一步追问。

他们有点答不上来了。但又不甘心这么快就被我说服,脚尖拼命地搓着地板。

“只要你们能保证每周的小组得分不得最后一名,或者说是一个月中能有一次不得最后一名,甚至是一学期内能有一次不得最后一名,我就同意你们的决定。”

他们俩低下头,小声地商量了一下,然后一起无奈地摇了摇头。

“最后就最后呗,反正我们这些人在每个组里都是得分最低的。我们当惯了最后,无所谓了。随便别人怎么说,我们就是最差的,那又怎么样呢?”阿杰仰着头,望着天花板说。

“那这样不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呀,哪里还有什么尊严呢?你们想单干,不就是想找回一个学渣的尊严吗?”我坚决地扣住“尊严”这个关键词来引导。

“那没办法,只有这样的实力。”阿杰嗫喏地说。

“所以你们看,我们可以赌一口气,可以不参加别的小组,但最终的面子和尊严还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你说你们就是最差的,难道真的是这样吗?反正我不相信。”

接下来,我与他们一起来分析各自的优点,寻找他们能够在学习、纪律、劳动和作业等各个方面可以加分的地方。阿杰虽然主科成绩都不好,但对地理、历史等几门学科却有着超强的兴趣,同时篮球也打得好,完全可以在小组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只是因为负气,所以他后来完全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其实,只要调整一下心态,他的施展空间还是很大的。

“男儿当自强,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找回面子和尊严。”在听完我的分析和表扬后,我给他们总结道。

阿杰的脸色明显有所缓和,也不再抬头望天了。但陈陈却依然默不作声。看来他的心结还没有打开。

于是,我单独留下了陈陈。我想知道他怎么了。面对我的询问,他开始一直不说话,我也不催他,就这样等着。十分钟后,终于,他开始泪流满面,然后哽咽着说:

“我的爱好是打篮球,也渴望当一名运动员。可是我爸妈却不认可,他们说我长得又不高,今后不可能靠打篮球吃饭。所以,我妈要求我在学习上必须赶上来。他给我报了好多个补习班,不仅每天晚上要去,连周末也都是满的。我已经完全没有时间打球,甚至有时候还要熬夜来做补习班老师布置的作业。我现在上课时,经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我想跟我妈说,可是每次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然后她就开始指责我,什么给我花了那么多钱,我还不好好地搞学习,什么他们每天那么辛苦挣钱,我还不争气哟,我都快烦死了!”

原来每一个倔强的孩子心中,都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酸楚。每一个看似张扬的挑战,其实也都是一个受伤者擦干眼泪后的抗争。

我决定帮他真正地解决现在的实际问题,以此来化解他心中的痛苦与怨恨。也只有解开了他的心结, “第八组”才能烟消云散。

当天,我就跟他妈妈在电话中聊了一下他的情况。没想到,他妈妈的工作真的不太好做。于是第二天,我又到他家里去家访。对于我的到来,他很吃惊,但也很惊喜。家访后,他妈妈的口气松动了不少。幸运的是,那段时间,学校正开展“阳光文化教育节”,他在“三人篮球赛”、“毽球比赛”等几项运动中都取得了相当优秀的成绩。我把他在场上的照片、获得的奖状都拍照发给他爸妈,还把体育老师对他的评价,“这个孩子在运动方面极有天赋”也转给他们。几天后,他妈妈终于打电话告诉我,把他的补习班给取消了,并同意他跟着体育老师参加训练。

至此,“树倒猢狲散”,两个组长的问题都解决了,“第八组”也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之后,阿杰虽然在主科上依然毫无建树,但在副科上却大放异彩:课堂上频频举手、侃侃而谈,让无数人为之侧目。他终于明白了“尊严要靠自己来争取”。而陈陈呢,成绩也依旧不理想,但自己已经开始制定学习计划,正在一步步地向前努力。更令人惊喜的是,他开始热心起班级事务:教室办板报,他会画出自己的设计草图;合唱比赛前,他会与文娱委员讨论服装与领唱;读书节展示,他竟找我讨论朗诵题材……

没想到,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他的世界就已经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