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
用户: 密码:

隐藏教育意图的艺术

编辑:教导处     点击数:2403    发布时间: 2015-11-10

                      宜昌市第十五中学  杨清珍   

小杰,眼圆珠黑,双眉倒竖,俨然李逵再世。

初识小杰是七年级的一天,我走进教室,有几个学生走过来告诉我:“老师,小杰在教室里大声叫您的名字。”我抬头扫视了一下,发现小杰张着个嘴巴,笑呵呵地望着我。“哦——”下课了,我刚走出教室就听小杰大声嚷嚷“……要你多嘴。杨清珍——哈哈……”。我充耳不闻地走了。班会课到了,我首先介绍了自己名字的由来。最后说:“……我母亲之所以给我改名,就是因为“珍”比“楠”响亮,名字不叫出声又怎么响亮起来呢……不过中国被世人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无论从年龄、辈分还是场合讲,在学校你们只要在我的姓后面附上“老师”即可,走出校门欢迎大家大声叫出我的名字……

事隔不久,小杰又心生一计:用不同颜色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大大小小的“杨清珍”。我对这九个字进行了点评,有学生便告诉我此乃小杰所为。我决定聘用小杰为书法课代表,可小杰不愿意,在我的死缠软磨下,他总算接任。这样我与小杰平安走过了七年级的三百个日日夜夜。

真正认识小杰是在八年级。进入八年级,小杰与其妈妈的矛盾冲突越来越激烈。小杰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在小杰过完一周岁生日不久离家外出,至今未归,母亲在外打工。小杰一直与乡下的外公外婆、聋哑的舅舅一起生活,2011年外公因车祸去世,其母将小杰接身边,就读到伍家岗小学。小杰对突如其来的母爱措手不及,而母亲出于对他的亏欠,物质上不惜一切予以补偿,以求获得心理上最大的慰藉;另一方面出于望子成龙的迫切愿望,母亲尽其所能地帮助他学习:八年级了,母亲还为小杰做语文摘抄;口述作文让孩子写……为了孩子成才,一个单身母亲竟然半学期花贰万多元为孩子报了一对一的数学辅导班……当孩子拿着到辅导班的钱跑到网吧玩游戏时,气急败坏的母亲拨打了110,当孩子拿着早餐钱买回魔幻小说;当孩子从母亲手中抢过手机玩游戏不做作业时……悲伤失望的母亲开始了喋喋不休的数落、责骂,甚至抡起了拳头,谁知小杰也不甘示弱,捉住妈妈的手不说,还硬生生的把母亲的拳头还了回去,无奈的母亲开口赶儿子“滚”,于是儿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原来他从家里拿走了四千元钱。无计可施的母亲再次给我打来电话求助。

我当然是了解小杰个性的。小杰自七年级以来没有哪一个学习小组愿意接纳他,同学关系僵化,小组评价常常一无是处。一次他不做作业,上课公然看小说不听招呼。我收他的书,他不给不说,还在我面前拳头一抡一提。幸好一旁明理的几名班干部赶忙跑过来问:“小杰,你要干什么?”旁边同学很快拽下他的胳膊,掰开他的手。就这样,他还对我横眉怒瞪了好一会儿。

面对泣不成声的电话那头,我在安慰其母之余油然想到:针对这样叛逆的孩子,我们是否该把我们的教育意图隐藏起来呢?因为任何一种教育现象,孩子在其中越是感受不到教育者的意图,它的教育效果也就越大。我曾听过一位母亲为引导后进生儿子弄明白自己是不是很笨的问题不惜专程带儿子看海的故事。于是我与小杰妈妈商定:停止搜索,而是等待学校一周后家长会的到来。

接到电话已是小杰离家出走的第四天。当日中午,我将微信中收藏的著名演讲家;中国时代演讲团团长邹越对中学生进行的“让生命充满爱——感恩父母”的演讲视频与学生分享。一开始,当邹越与听众互动——让学生诚实说出父母生日时,小杰神情安然,一种事不关己的样子,当邹越讲述自己给妈妈洗脚的情景时,他竟然失声笑了出来。瞬间教室里好几双眼睛瞪着他,一旁的同学大都眼噙泪水,有几名女生手中的纸巾早已浸湿,他很快低下了头,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忽然演讲中出现了这样一段对话:

母亲:孩子,妈妈已经下岗了,给别人打工,做清洁工,一个月800块钱。你考试考这么少的成绩,妈妈多难过?

女儿: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我马虎了嘛!

母亲:孩子啊!如果妈妈马虎了,人家一分钱都不给啊!

女儿把门一甩就离家出走。

……

此刻小杰的脸上清楚地泛起了红晕。当又冷又饿的女儿眼泪汪汪地站在酒店门口,酒店老板端给她一碗面,女儿扑通一声跪下说:“老板啊!您是我的恩人。您比我妈妈好多了。”老板说:“孩子啊!就凭你这句话,这碗面我都不该给你吃。我们两素不相识……我就给了碗面,你能这样感谢我。你妈把你从小养到大,吃了那么多辛苦,你怎么不感谢你的母亲啊!”顿时教室里抽搐声、掌声此起彼伏,而小杰呢?虽不见他鼓掌,但也是泪痕斑斑了。后来的每一天,我都会见缝插针:利用语文“课前5分钟”,中午、下午课后整理时间以及语文课文学习中的“相关链接”不失时机地与学生进行“资源共享”,并把本周的班会主题定为“感恩父母”。这样通过听奥巴马的演讲——我们为什么要上学,明白责任、勤奋对成长的意义;讲述本班学生小雄弄丢千元乘车卡,妈妈担心孩子上课不安心而请求我谎骗小雄“卡找到”的真实故事;聆听“被丈夫抛弃,带着三个孩子最终成为超级大富豪的女人”的故事,观看《飞翔的梧桐子》,读任正非的《我的父亲母亲》,了解父母究竟为我们付出了多少;借阅《一位大学教授给女儿的家书》;跟着曹可扬朗诵余光中《写给未来的你》,倾听父母的心声,走进父母的世界;利用“泰国妈妈用菠萝教育女儿”的视频,让学生知道尽管方法千差万别,但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儿女成才;推荐莫言《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野心的时候——》和《成长是与不够优秀的自己和解》,让学生接纳自己的普通,学会成长;以《别让脾气毁了你》忠告所有学生学会学习做人。另一方面,我佯装不知情地询问小杰为什么衣服上会有血迹,连续2天提醒他换了脏衣服未果时,故意调侃他不要把我们臭晕了,并说要帮他洗衣服……小杰忙用手捂住污渍处,眼巴巴望着的眼睛随即就垂下了。一旁的学生插话说:“老师,小杰妈妈不让他回家,他住在宾馆里。”我疑惑的望着默不成声的小杰继续与他说笑。放学时,我询问小杰实情,小杰保持缄默,我就只是叮嘱他记得换衣服。到了第四天,他还穿这件衣服,只是腰部系了件秋季校服,我开玩笑似的拉他衣服,他忙捂住说:“老师,我裤子破了”。我帮小杰补好裤子,他又让我帮他把校服开裂的全部缝上。当我走出办公室,小杰才将这次事件原委向我和盘托出,当我提出要帮他时,他却坚定地说:“这事儿,老师,您别管。”到了开家长会发“告家长书”的日子,小杰再次找到我,“老师,您能不能帮我签个字。”我故作惊讶地说:“你还没与你妈说话?”他说“没有”,又在那儿与我纠缠了好一会儿,我收下了他的“告家长书”。

家长会时间到了,小杰妈妈按时走进了教室,他们母子仍是相对无语,家长会结束,小杰正欲出教室。我留下小杰,诱导他回忆了我们一起见证的人物故事。终于,小杰对母亲的抵触情绪不再写在脸上了,但回家仍是不从。我便提醒他:泰国妈妈用菠萝教育女儿;邹越妈妈用鞭打教育儿子;“清华学子”的妈妈用绝食教育儿子,老师的妈妈用罚跪教育女儿……世界上找不出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每个人都是有个性的,就像你不喜欢别人强求你做某事儿一样,我们又何必强逼母亲顺从我们小辈的意愿呢?”可小杰说“我喊不出口”。于是我与他进行排练,经过2个多小时的软磨硬泡,小杰低声叫道“妈——”。最后我以要责罚自己为由,使其时已经动心的小杰经过第三次酝酿,终于大声的喊出:“妈,我错了,我拿了你的钱……”此刻他们母子相拥在一起,我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幸福感、成就感。

如今已上九年级的小杰学习语文的劲头越来越足了,上课时不时可以发言,知道为小组争分了,同学间的关系也和睦了许多,就在前几天,小组长还特地在班会上表扬了他。当然自小杰事件开始,我们的分享“微信收藏”,进行“影视推荐”,发表“空间日志”的活动也越办越精彩。

回想与小杰相识、相交、相知的历程,我不禁反思起来:在教育过程中,孩子需要的是什么教育?颐指气使地指责,还是洋洋自得的夸赞?我以为:受教育者更乐于接受的是一种润物无声、不露痕迹,以自然和谐、平等对话的方式实施的教育。

台湾黑幼龙先生说:“养孩子就像种花,要耐心等待花开。”那就让我们适时地把教育意图隐蔽起来,不让孩子直接感受到教育意图,而是时刻关注学生细节、捕捉学生心理、疏导学生情绪、培养学生健康心理与人格,耐心等待孩子从我们隐蔽了意图的教育中受到启发、感染,达到教育之目的,实现教育之意图。

佛语曾云:大音稀声,大象无形。

一位母亲为了让儿子知道自己笨,竟带儿子去海边指着争食的鸟儿说:“当海浪打来的时候,小灰雀总能迅速的起飞,他们拍两三下翅膀就飞入了天空,而海鸥总显得非常笨拙,他们从沙滩上飞入天空总要很长时间,然而,真正能飞越大海横过大洋的还是他们。”这位母亲实施的不就是一种无痕教育吗?

有人说“润物无声,教育无痕”是教育的最高境界。愚以为“将教育的意图掩盖起来”的教育,不仅仅是一种充满人性化关怀的教育智慧,更是一种教育的艺术形式。教育无痕,彰显出教育的最高境界:似雪落春泥,悄然入土,孕育和滋润着生命;虽无痕,却有声有色;虽无痕,却有滋有味;虽无痕,却如歌如乐,如诗如画。